一场儿童阅读保卫战正在进行中

2020-06-30 00:20 澳门拉斯维加斯线上游戏晚报

  资料片

  资料片

  最近一则“童书内容里充斥暴力血腥、美化自杀等内容”的帖子刷爆了社交平台,更有一个“排雷书单”跟着疯传开来,在这份书单中,北猫所著的《米小圈》、杨红樱的《淘气包马小跳》、杨鹏的《装在口袋里的爸爸》、沈石溪的《狼王梦》和曹文轩的《青铜葵花》纷纷中枪。

  A

  少儿读物里涉及敏感话题

  近日,有家长反映,作家杨红樱创作的畅销童书《淘气包马小跳漫画升级版》(旧版)中竟然有自杀情节。主人公马小跳与朋友抱怨“我受不了练钢琴了,都想自杀了”后,他与朋友讨论“哪种自杀方式比较好”,于是对话内容中出现了“拴根绳子在脖子上,再找棵树吊死”“从楼顶上像鸟儿一样张开双臂飞下来”“上吊自杀舌头会伸出好长”等语句。

  还有网友曝出,曹文轩推荐的被列为“新课标指定小学生必读书目”的儿童读物《装在口袋里的爸爸》中,有“美化自杀”桥段。该网友指出,在书籍145页用四段内容详细描写了小孩因为校园生活不顺而选择自杀的过程,并在最后写道:“我并没有摔到地上,却坠入了一个绚丽无比的隧道里。”而这位网友称,其读三年级的女儿当时就问死后会进入什么隧道。

  面对孩子的阅读,家长们忧心忡忡,紧接着,一个“排雷书单”开始在微博、微信等疯传。按这份书单,《米小圈》被质疑的内容是“偷奸耍滑”“给同学起外号”。著名译者、绘本作家彭懿的摄影绘本《巴夭人的孩子》也跟着被点名。而《青铜葵花》《狼王梦》则是因为存在大量“涉黄、涉暴”内容。甚至有消息称,已经有书店对“排雷书单”涉及书目做下架处理。

  截至目前,北京教育出版社回应称,目前已将《装在口袋里的爸爸》全面下架。杨红樱则回应说,“早在一年前就对这点敏感内容做了删改,现在的版本已经没有了。”她也提醒,“读者可以读读《天真妈妈》文字版的原著,读完整的故事,读自己的感受,断章取义是最坏的读书方法。”

  B

  专家呼吁实施分年龄段阅读

  如何看待儿童读物中的血腥、暴力、战争等描写?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认为,在儿童读物中,我们主张尽可能不要对此类问题进行直接的、渲染式的描写,应该以正面积极的人物形象,帮助儿童寻找良好的自我镜像和人生榜样。如果是部分情节所需,必须进行相关描写,也应该在整体作品中鲜明地表明正确价值观,引导小读者正确对待问题,防止孩子消极模仿不良行为。

  如何看待儿童文学中有关性、自杀的描写?儿童文学作家、评论家安武林认为,这类话题是儿童文学能涉及的,但作家在表达上要有一个度,“要从正面引导,如果连碰都不敢碰,这也是儿童文学作家的失职。”他认为,不要用成人联想方式,对作品进行审读和解读。

  面对目前的种种现象,专家们呼吁应该实施分级阅读。朱永新认为,同样是儿童,不同年龄阶段,身心特点和阅读能力差异较大,推荐儿童作品的时候,应该尽可能结合年龄阶段选择图书,进行具体的阅读指导,帮助儿童在阅读中提前经历、模拟经历更丰富的人生,提高对世界的认知,而不是把心灵封闭在温室里。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阅读推广非常重要,非常必要,责任也非常重大。”

  追问

  谁在制造“儿童不宜”?

  伴随国内儿童阅读需求上升,少儿阅读市场逐渐扩大。然而,部分粗制滥造、内容失格的童书流入市场,容易对少年儿童产生不良影响。

  一些儿童图书赤裸裸展示血腥、暴力。有本书中赫然配图:猫爸爸开车载着家人,车轮底下是被轧过的老鼠。另一本童书的插图中,卡通人物背着鲜血淋漓的包裹,舞台上躺着被警察杀死的人,宝箱在流血,伞扎进头部等画面,都让人强烈不适。

  一些童书质量低下的背后是出版商无序竞争。时下,不少内容生产机构纷纷转向主要依靠纸质阅读的少儿出版市场。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9月,全国共有555家出版社参与少儿图书市场竞争,少儿出版市场竞争格局由原来专业少儿出版社“遥遥领先”变为各类出版机构“群雄逐鹿”。

  “大量原本不是从事童书出版的出版社来‘分蛋糕’,不少缺乏相关专业素养的人员进入这一行业,造成童书质量良莠不齐。”广东一知名出版社负责人表示。

  一味求新求快,也容易导致童书内容缺乏规范。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孙云晓认为,一些出版商不注重在原创内容上精耕细作。“甚至某部新动画作品刚播出,就有出版社用几天时间策划出一套绘本。粗制滥造之下,速成童书强行植入不适宜原角色的语言、情节。”

  广州少年儿童图书馆相关负责人说,一些出版商想方设法钻知识产权保护的空子,蹭经典、蹭IP,让名作蒙羞。

  业内人士的态度

  别一厢情愿把孩子置于温室中

  一场孩子“阅读保卫战”正在进行,有的家长誓言要给孩子阅读“排雷”,有的大发感慨儿童文学粗制滥造。但在种种声浪中,业内人士的态度却显得冷静得多。“有些人想多了,太敏感了。虽然有的内容仔细想想确实不是太好,有点小问题,但儿童文学本身也是生活的一部分,不可能纯之又纯。”毛毛虫读书会创始人程玉合说。

  有家长批评沈石溪《狼王梦》“借写狼群行为来暗示色情内容”,但阅读推广人“读呀读小Q”就认为,《狼王梦》中的多数表述都是基于狼群的本性来进行的,并没有涉及“类人”的情感表达,用词也并非部分网友描述的那样“突破尺度”,停留在文学的安全区域内。

  令程玉合担心的是,有些人抱着上帝视角,试图控制孩子的成长,一厢情愿把孩子置于温室中,但孩子生活的世界何其复杂,他们受到的影响与教育,岂止是童书。“把某些孩子的自杀等归罪某本书,是推脱自己的责任。”

  “不知家长们有没有想过,当把所有书中涉及所谓的暴力、危险、性、负能量等都剔除干净,读这样‘好书’长大的孩子就会满满正能量,永远心理健康,天天积极向上吗?”儿童阅读推广人杨菁认为,让一个孩子得到真正的成长,不是把孩子藏在家长自以为是的庇护下,而是告诉孩子应该如何面对这个世界,亲子共读中家长引领的意义也正在于此。

  一位家长的心声

  我把儿子十几本书扔进垃圾桶

  我10岁的儿子曾读过《米小圈》,这是一种日记体的儿童小说。在为儿子朗读的时候,我觉得书中几个小学生基本上个个“不正经”,不是拉帮结派、相互捉弄、相互挖苦,就是如何欺骗老师、父母,阻止老师家访等,虽然也有给个别同学过生日的温馨情节,但每天“日常”说好听点是斗智斗勇,说不好听就是一场场“宫心计”,缺少儿童的天真烂漫。

  我心里开始担忧其价值导向。我原来是这样想的:一方面社会不是温室,孩子不能像老一辈那样过分地一本正经;另一方面,米小圈身上也算是有一种幽默气质;儿子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,看点稍显叛逆的书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但疫情期间与孩子天天相守,我发现了事情的真相。他几次撒谎:老师在网课上布置的作业,孩子告诉我们已经交了,但老师告诉我们他没交;名曰上网课,实际上他在上网看澳门拉斯维加斯游戏、玩游戏。想来想去,孩子应该是被他阅读的那些东西严重误导了。

  我清点了一下,家里买回来的《米小圈》前前后后有十多本;我很决绝,告诉孩子这种书灌输的很多观点是错的,然后就把它们扔进了楼下垃圾桶。

  读书是要有选择的,孩子看书,更不能有价值观偏差,家长必须替他把好关。

  “米小圈系列”是个案,但不是孤例,从现在一些儿童畅销书因为受到质疑而屡屡被下架的情况看,儿童读物的价值观扭曲现在是一个必须予以正视的问题。这些畅销书动辄发行数百万册,影响力很大,但是其中一些畅销书的法宝,其实跟某些自媒体、“10万+”爆款文一样,是通过“套路”来黏住孩子的。

  这种套路就是通过蹭热点,特别是针对儿童猎奇心、从众心理、叛逆心理等来设计桥段,实际上往往就是密集的价值扭曲“点位”,形成市场卖点。这种对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扭曲,反而成了市场卖点,这些畅销书实际上成了扭曲儿童价值认知的“染缸”,我作为一名家长,感到相当不安,看来我必须花更多的精力来关注孩子的阅读。

  本版文 综合《北京日报》《半月谈》武汉发布

城市活动More

  • NEW
  • 2020年计划新建一条槐花大道,一处槐园广场,并在有条件的区域栽植、补植刺槐。